长江商报 > 世纪华通神操作赚24亿仍有165亿商誉悬顶   400亿跨界游戏后大股东套现74亿出逃

世纪华通神操作赚24亿仍有165亿商誉悬顶   400亿跨界游戏后大股东套现74亿出逃

2021-10-28 08:17:25 来源:长江商报
咪乐|直播|app|最新版下载 11月3日晚,西班牙法官向滞留比利时不归的普伊格蒙特下发国际逮捕令,同时被通缉的还有4名加泰政府前高官。

长江商报消息 ●长江商报记者 魏度

“元宇宙”概念火热,拼命贴标签的世纪华通(002602.SZ)表现仍然不佳。

9月9日,世纪华通股价7.07元/股,去年7月9日,股价为15元/股,累计跌幅达52.87%。

世纪华通原本是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,从2014年,公司开启了一轮又一轮波澜壮阔式并购,跨界进军游戏业务。

Wind数据显示,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等方式,世纪华通收购了菁尧国际、盛跃网络等多家公司,交易作价约400亿元。

为了支撑并购扩张,世纪华通频频实施股权融资,合计超过410亿元。

大规模并购之后,今年上半年,游戏业务收入下滑,账面还躺着165亿元商誉。世纪华通的神奇操作是,将并购标的部分股权转让,获得投资收益约24亿元,助业绩大增。

备受关注的是,400亿元并购之后,世纪华通的总资产仅有399亿元。公司大股东王苗通等套现约74亿元后集体出逃。

施财技半年大赚24.5亿

游戏龙头世纪华通借助财技实现了经营业绩大幅增长。

半年报显示,今年上半年,世纪华通实现营业收入73.10亿元,同比下降5.90%,这是公司2018年同期以来营业收入首次下滑。

从具体业务来看,移动网络游戏收入46.61亿元,同比增长0.73%,基本上属于原地踏步。这项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63.76%,基本上是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。

PC端网络游戏收入13.99亿元,同比下降28.39%,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19.14%,表现不佳。

虽然游戏板块的营业收入整体上下滑,但公司为了推广而投入不菲。上半年,公司销售费用为15.54亿元,较去年同期的11.91亿元增加3.63亿元,增幅为30.49%,销售费用增加主要就是游戏推广投入增加导致。

营销推广费用增加,并未换来收入增长,广告效应明显降低。

不过,营业收入减少,不仅未带动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(简称净利润)减少,反而是大幅增长。上半年,公司的净利润为24.50亿元,同比增长52.88%。不过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(简称扣非净利润)只有7.68亿元,同比下降49.39%。

推动上半年净利润大幅增长的核心因素是投资收益,其投资收益高达24.29亿元,占当期利润总额的72.73%,主要是处置长期资产。

在半年报中,世纪华通并未具体说明处置哪些长期资产。不过,上半年,公司的商誉减少至165.46亿元,较一季度末的220.97亿元减少55.51亿元。

据此,长江商报记者推测,世纪华通是处置刚刚跨界并购的资产。

去年3月,世纪华通宣布拟耗资27亿参与投资无锡世纪七道智慧云实业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简称“智慧云”),投资方向是IDC产业,再次跨界。随后继续收购股份,至当年6月15日,子公司华通创投出资额高达69.99亿,占智慧云72亿元出资额的97.21%。

去年6、7月,世纪华通宣布,拟通过发行可转债募资77亿元,其中的29.2亿用于收购上海珑睿32.44%股权。上海珑睿是腾讯长三角人工智能超算中心项目的重要参与方,将建设成长三角最大、全国前三的AI超算中心,该项目的总投资规模达450亿。2020年底,上海珑睿的总资产上升至31.32亿,虽然没有营业收入,但其上海珑睿的估值高达110.49亿。

到去年8月,世纪华通通过智慧云和华通创投合计获得上海珑睿78.6%股权。因为并表影响,去年底,世纪华通商誉增加到220.50亿元。

今年3月,世纪华通与境外公司普洛斯在开曼设立并购基金,世纪华通持有49.9%份额,普洛斯持有50.1%份额,并购基金收购上海珑睿全部股权,交易价格上升至119.93亿。

在这次交易中,华通创投提前退出,世纪华通转让31.06%股权,吉六零和第七大道出让全部股权给普洛斯。

就是这一次交易,上海珑睿从世纪华通出表,商誉就一年减少约56亿元,相应的债务也有减少。由于交易价格上升,世纪华通出让这部分股权形成处置长期股权投资的投资,因此,公司形成投资收益24.29亿元。

上半年,就是凭着这般倒腾,世纪华通实现了净利润大幅增长。

400亿并购总资产仅为399亿

世纪华通还有不少诡异之处。

2011年7月,世纪华通登陆A股市场,当时,公司主营业务为各种汽车用塑料零部件及相关模具的研发、制造和销售。从上市当年开始,经营业绩就不断滑坡。

2010年,上市前一年,公司实现的净利润为1.59亿元,2011年至2013年,净利润分别为1.41亿元、0.93亿元、0.81亿元,连续三年下降。

2014年,做汽车配件出身的王苗通开始大规模跨界,玩起了游戏。Wind数据显示,2014年初,世纪华通收购了天游软件100%股权、七酷网络100%股权,交易价格合计为18亿元。2015年8月,公司支付现金3.50亿元收购趣游科技100%股权。当年12月,公司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了菁尧国际100%股权、华聪国际100%股权、华毓国际100%股权、点点开曼40%股权、点点北京100%股权等5家公司,交易总价高达69.39亿元。2017年,公司以1.5亿元现金收购文脉互动51%股权。这些并购,合计耗资约92.39亿元。

更大的手笔发生在2019年,世纪华通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方式,作价298.03亿元收购盛跃网络100%股权。

至此,上述系列收购,交易价款合计为390.42亿元。这是不完全统计到的并购动作。通过这些并购,世纪华通实现了华丽转身,一跃成为国内最大的游戏公司。

借助车轮式并购,世纪华通的经营业绩实现了快速增长。2014年至2020年,公司净利润从2.09亿元增长至29.46亿元,7年增长了约13倍。

与之对应的是,风险也在不断累积。截至2020年底,公司商誉达220.50亿元,占公司总资产的比重达51.58%。

或许,世纪华通也意识到了商誉太高的风险,再加上靠车轮式并购豪赌游戏产业的游戏难以持续,去年,华通世纪再次跨界,进军IDC领域,耗资约70亿元并购。

为了大肆并购扩张,世纪华通充分借助了资本市场功能。2014年以来,公司实施了6次定增,合计募资超400亿元(含股权收购资产金额)。加上IPO募资10.35亿元,公司股权融资累计数达411.21亿元。

去年,世纪华通还筹划发行规模为77亿元的可转债,不过,截至目前,这笔可转债尚未发行。

今年上半年,截至并购的IDC公司上海珑睿出表,世纪华通实现了净利润大幅增长,但这一非经常性损益助力的增长,并不具有可持续性,未来,公司靠什么来推动业绩增长?

截至今年6月底,频繁并购积攒的商誉还有165.46亿元,如达摩克利斯之剑,随时可能掉下伤了自身。

玩了一番游戏后,作为创始人、实际控制人,王苗通逃离了。2020年下半年以来,王苗通多次减持公司股票。有统计显示,王苗通及其控制的华通控股、鼎通投资在一年内累计套现74.28亿元。

此外,今年6月离职的世纪华通原副总裁邵恒,历经多达17次减持操作,成功套现超15亿元抽身。

如今,世纪华通成为无实际控制人状态,公司股价近一年多时间跌去了超50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募资400亿元并购,截至今年6月底,公司总资产仅为399.33亿元。截至9月9日下午收盘,公司总市值也只有526亿元。

视觉中国图

责编:ZB

长江重磅排行榜
视频播报
滚动新闻
长江商报APP
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
百度